秦皇岛市人民政府

守护红色资源 传承先辈精神
时间:2019-05-15    来源:秦皇岛日报    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□本报记者傅春秘 储学敏 史娜

“花厂峪是临抚凌青绥联合县工委机关所在地,这里不仅有冀东抗日根据地第一所党校,而且还有兵工厂、服装厂、野战医院,是党中央挺进东北的前沿抗日指挥中心、物资供给站和伤员救治中心……”在花厂峪纪念馆,66岁的周庆信每天不知疲倦地向前来参观的游客讲述着花厂峪的历史。

周庆信是花厂峪纪念馆的馆长。与其说是馆长,还不如说是纪念馆的“主人”。因为从纪念馆的建设到布展设计,从解说词的撰稿到为每名参观者的讲解,从各种资料整理到每个角度的卫生清理,他都亲力亲为,兢兢业业。

周庆信对花厂峪的红色情节,源自他的父亲周子丰。

“当年,老爷子是十二分区七区队三连连长,在八路军的领导下,参加过龙头大捷、夜袭铅锌矿、抚宁城突围、老岭反扫荡、义院口伏击战、花厂峪阻击战等大大小小战役近百场。”提起父亲当年的抗日故事,周庆信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。“劫军车、烧炮楼、拔据点、炸大桥,老爷子总是冲锋在前,多次受到军区嘉奖。”

1943年5月,周子丰变卖家中七亩好地,用经商积攒的全部资财购买102支枪械,组织当地253名贫苦农民武装暴动,成立了燕山游击队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“由于老爷子组织抗日,他的八位亲人惨遭杀害,这更激发了父亲抗战的意志和决心。”周庆信十分激动,“在父亲的军旅生涯中,最让他难以忘却的是靴脚沟突围。”

为围剿花厂峪的八路军部队和工委,敌人动用6000多兵力,对工委所在地靴脚沟进行“梳篦子”式清剿,靴脚沟的一草一木、一屋一洞都不放过。为掩护八路军部队和工委转移,6000多亩山林也被焚烧殆尽,房屋、牲畜无一幸存,仅有400余口人的花厂峪村84人被杀死,其中包括22个襁褓中的婴孩……1947年,热河省人民政府郑重授予花厂峪村一面锦旗——“铜墙铁壁花厂峪,固若金汤靴脚沟”。

“就是这场战役的惨烈,让老爷子一直觉得亏欠花厂峪人民。他曾多次对我说,花厂峪人民的恩情不能忘,将来你有出息了,一定要想办法为花厂峪人民办点事。”

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,周庆信多次放弃高薪就职机会,最终来到父亲生前战斗过的花厂峪,一门心思研究和探索当地的红色旅游。

“红色旅游必须在红色上做文章。”2009年7月,周庆信参与了青龙花厂峪纪念馆建设,从场馆规划到资料搜集整理,再到烈士陵园建设,每一项工程,他都积极主动参与。“由于生活条件所限,有时三四个月也洗不上一次澡,身上都黏糊糊的。”想起建设纪念馆和陵园的日子,周庆信记忆犹新,“我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,老婆子心疼我,只好随我一块儿住进了花厂峪。”

为丰富花厂峪的红色文化,周庆信白天出现在纪念馆和陵园,晚上奋笔疾书,先后创作出版了长篇纪实文学《花厂峪》《红色记忆》,散文集《英雄赞歌》,连环画《铜墙铁壁花厂峪》(文字撰稿),并参与策划了电影《祖山魂》。

十年磨一剑,凝结终辉煌。从2009年纪念馆动工建设,到现在已有十个春秋。十年间,周信庆与花厂峪为家,与村民为伍,积极投身到花厂峪的发展和建设之中,累计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。

“现在农家乐就有20多家,过去的山野和土特产品成为游客竞相购买的‘热饽饽’,村民收入成倍增长。”村书记赵凤鸣骄傲地说。

如今,周庆信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花厂峪红色旅游顾问。“下一步,就是把花厂峪的旅游基础设施进行提档升级,开发出更多的旅游产品和旅游纪念品,让更多的游客在接受红色教育的同时,饱览花厂峪的清山秀水,感受深山村野的纯朴风情。”周庆信对未来花厂峪的规划信心十足。

秦皇岛市人民政府
主办:秦皇岛市人民政府    承办:秦皇岛市人民政府办公厅    电子邮箱:qhddzzwc@163.com
冀ICP备06031179号-1     网站标识码:1303000027